健康、疾病、就医等知识,请搜索:
现在的位置:健康课堂网 > 性爱 > 性爱故事 >

我与风骚二奶的激情性爱故事[二]

时间:2011-02-11 |来源:健康课堂网 收集整理|点击:60


    莉姐下车后,对他们一笑,然后叫着他们各人的名字说:“看今年我给你们带来了什么礼物!”,说着就对我说:“小颜,来拿东西!”,她打开后车箱,里面放了很多包装精美的礼物。

copyright dedecms

那些孩子扑了上来。
“别抢,每个人都有!”,接着她开始发礼物,一人一个,那些孩子接过礼物,就对她说声:“谢谢!”,我看着她,微笑地给那些孩子发礼物,顿时很钦佩她。
不多会,远处走过来一个年纪稍微大点的女人,她笑着走过来说:“莉莉,孩子们老早就盼着你呢!”
“阿姨,这段时间怪忙的,工地上工人要过年了,天天催工资,忙了这些天,总算把工人的工资发完了!”,莉姐不急不忙地说。
那个老阿姨看到了我,一笑说:“这是谁啊?”
“哦,我资助的干弟弟,江大的,快毕业了,今年没回家,我把他带到这里来过年!”
“阿姨好!”,她笑着说:“恩,你也好!”
我开始往屋里搬两箱重的东西,里面有些年货,饮料,蔬菜,肉类。
她们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话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
“贝贝还好吧?”
“还好,就是最近好象老爱打扮了——”,老阿姨一笑说。
“呵,小丫头从小就爱臭美!”,莉姐很幸福地笑着说。
“我怕她在外面谈恋爱,十六七的小丫头,最容易——”
“我跟她说吧!”,莉姐转头看了我一下说:“小颜搬到二楼餐厅,交给李师傅!”
“恩,好的!”
我下来的时候,看到她正在和一个小丫头说话,小丫头大概有十六七岁,莉姐看到了我,一招手说:“小颜,过来下!”
我走了过去。
“贝贝,叫小颜哥!”
她望着我笑了下,然后伸出手来,很大方地说:“小颜哥,你好!”,我愣在那,看着她的手,竟然不知所措。
莉姐一下子就笑了,用 那 种 特 有的眼神望了我一下说:“他啊,老害羞的,不习惯!”
copyright dedecms

我笑着摇了摇头,伸出了手去。
贝贝很可爱,也很漂亮,看起来是一个小美女。
我不知道莉姐为什么这么关照她,心想不会是她的女儿吧,可是马上打消了念头,不可能,贝贝都十六七了,莉姐才三十二岁呢。
应该是姐妹吧,心想更不可能,谁把妹妹送孤儿院来啊,这么有钱的人。
于是把所有念头都打消,也许就是一个莉姐比较喜欢的孩子吧。
我不会想到,我后来跟这个小丫头也有了说不清的关系,当然这都是后话。
那天晚上,我们玩的很开心,我和莉姐跟那些孩子们在一起,他们为我们准备了晚会,看着那些孩子,莉姐整个晚上都是幸福的微笑。
我们看完孩子们的晚会,又看春节晚会,一边看一边吃年夜饭。莉姐不停地问那阿姨几乎所有孩子的情况,比如生活啊,学习啊,她十分关心这些孩子。
 
内容来自dedecms

那些孩子更是喜欢她,不停地说话让她开心。
欢乐声充满了屋子,而我不停地偷偷看她,她的脸很红润,在那些孩子面前,豪无拘束,快乐的犹如自己也是个孩子。
午夜的时候,我们跑出来放烟花。
因为我是年纪最大的孩子,算是男人吧,因此所有烟花都是我来点的,那些孩子跟在我的后面,不停地叫我哥哥,哥哥,我感觉比家里还热闹。
她站在那里望着我,手插抱在胸间,很恣意地看着我,不时地笑,我转身望着她说:“哎,过来啊,一起玩!”
她点了点头,跑到我身边,我拿起一把满天星,她接过后,在手里摇晃起来,火花照着她的脸,真的很好看。
她望着我,皱了下眉头,笑说:“老看我干嘛?”
“你很好看!”,我傻傻地说。
她扑哧笑了说:“哼,我是你姐!”
天呢,我们都有过两次了,她突然说她是我姐,难道真的忘记了我们有过的吗?

织梦好,好织梦


心里顿时不舒服起来。
我刚想说什么,她转而走到那些孩子跟前,跟他们一起玩闹着,我望着她,不知道该说什么,或者是什么都不想说。玩到一点多钟,我们要睡觉了。
莉姐给我准备了个房间,那屋子大概很久没人住,但是还算干净,她带我进去的时候,脱掉鞋,爬到床上,用毛巾擦了擦床,我看到她趴在那,躬着身子,望着她的屁股,突然,一阵难奈——
她擦好后,下来又下来让一个阿姨拿来了两床新被子。
我一直愣在那看她,还沉浸在幻想中,男人一经了这事,就会老想了。
“愣什么啊?过来帮我铺一下床单!”,她趴在床上,回头望了我一眼,我慌忙地回过神来,走了过去。
床上的东西弄好后,她微微地喘息着说:“恩,满好的,临时住下吧!”
我点了点头,还是望着她。
她又感觉枕头弄的不平,拿起枕头,用手一边抹,一边说:“哎,我可跟你说了啊,别老看我!”
本文来自织梦

原来,她低头都发现了,我忙说:“没看你,刚在想点事情!”
“想什么呢?”,她一笑说:“没见我干过活啊,我可勤快着呢,家里从来不请保姆,都我自己打扫!”
她放好枕头,望着我一笑说:“别乱想了,早点睡吧,明天早点起来吃饺子,大年初一!”
我点了点头,她看了我一眼,又说:“我就住你隔壁,有什么事叫我!”,然后往外走,在她快要走出门的时候,我突然叫了她一声:“哎!”
“怎么了?”,她转过头来。
“你今天看起来很幸福!”,我转移了话题说。
“恩,你也是,像个男人汉!”,她一笑。
接下来,我不知道说什么了,她望着我微微一笑,那笑似乎有着特殊的意味,然后走了出去。
我躺到床上,没拖衣服,也不想睡,心里很想她,我想她应该从那次在学校门口的分手后,就真的把我当弟弟了吧。
内容来自dedecms

    突然,我听到隔壁传来惊慌的尖叫声!

内容来自dedecms

我立刻跑了出去。
我跑到了隔壁,望着门,刚想敲,门开了,她从来不关灯。因此灯亮着,我看到她头发凌乱,神情慌张地坐在床上,双手抱着头,满头大汗,吃惊地望着我。
“你怎么了?”,我走到她跟前,坐到她的床边上说:“做噩梦了吗?”
她点了点头,放松了身子,微微呼了口气说:“恩,没事的!”
我看了看屋子,拿起一个毛巾过来想帮她擦,她接过了毛巾,擦了擦说:“没事的,你回去睡觉吧!

热点标签:
来源网站:健康网-健康-健康课堂网 (健康课堂www.jkkt.com)

热点标签:健康39健康网

顶一下
(41)
89.1%
踩一下
(5)
10.9%

最新发表

点击排行

更多疾病大全

日常急救知识